五分彩

五分彩>>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五分彩 > 艺术收藏 > 艺术评论

百年一制待知音——徐初泽瓷艺窥探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www.zsfancheng.com     编辑:菲菲 2019/10/17
 

作者:刘银叶

昨夜一场喜雨,滋润了宋庄的树木花草,也使徐初泽后院的月季花容颜更加娇媚。这个小院的莱园子是一块风水宝地,不仅滋润着道一一个美丽的神话,如各种鸟雀从冬天的柿子树上飞到春天的心扉,更能使我诞生非常优雅的文思,象小鸟的歌吟一样随意飘荡!

后园里除了那棵柿子树,另外还有两颗杏树。去年见到他们的时侯已入冬,杏树上只悬挂着一个空着的鸟笼和一些稀疏的叶子,而柿树上却结满了一串串的柿子,看着令人眼炫嘴馋。

徐初泽每天起得很早,天刚蒙蒙亮便在关羽像前虔诚祈祷,他祈拜时往往双掌合十,连行三个九十度的大礼,然后沿着后院从头到尾念一遍《心经》或《金刚经》。这种坚持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常年累月。就和他对瓷艺的挚着一样,他对生活和信仰也是非常执着的!在家里,徐初泽是一个好丈夫,好孝子!他的生活是简朴的,天天吃的是五谷杂粮,穿的是粗布衣裳。而当你进入徐初泽的内心时,便如趟进了一潭平静的湖水,可以窥探他的古今学问,领悟其日月精华,你可以静坐湖边,看生活的白云在他身上映出素洁的影子,享一行秋雁在他的手上留下岁月的童话,睹一只群鹰冲破长空,为艺术的明天而经风雨破重雾,顽强无比。

我曾两次长时间近距离的观察徐初泽先生,从他的言谈举止与交友处世,治学与敬业精神,确实不愧为大师称谓。

一是辟谷,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以前只是听老人们说可以三天不吃饭,超过三天便会饿死的,而徐初泽先生的辟谷是半月不吃食物,不仅不吃饭,甚至连水果都不吃!这好在是我亲眼所见,不然谁敢相信?!他看到我们一天天吃这吃那,自己就象着了神法一样,一天天精神抖擞,只管念他的经书,画他的器皿!而对桌上的食物视而不见,真正是到了无欲而刚!徐初泽的这境界如幽云过谷,不沾一物;似清泉出林,草木动容!凡事有果亦有因,徐先生的辟谷却不是简单的为了辟谷,他的这种坚守只是为了他的瓷艺,他是想把他的《禅宗公案》做到极致而以身作则,使自己无欲无求!

除了辟谷还有行脚。所谓行脚,就是长途步行跋涉!现代交通很发达,有几个人愿去每天走上百里路呢,而徐初泽和他的一帮师兄弟们,每年步行几千里,可说是跨省界的步行旅游!这要何等的毅力和决心啊!?记得去年十月底徐初泽从北京出发,穿过贵州步行至四川大古刹,临行时是两双崭新的运动鞋,再从四川返回北京时,只存下一双破旧的鞋子了!

人们常在证明某一项业绩与功过时,通用的词语是时间可以做证,历史可以做证......而徐初泽在长途跋涉中的双脚生泡,膝酸腿痛便只有鞋子可以做证!也许有人会说,现在交通那么便捷,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但如果人人贪图享乐,不去吃些苦,又哪来的惊人毅力去干好自己的事业呢?!

美与真是一回事,这就是说美本身必须是真的。

徐初泽的行脚便是一种为艺术而坚韧不拔的精神,他为了亲身体验藏民布达拉宫朝圣的生活,便自己亦长途跋涉,便每年从贵州步行到五台山等地。这种为追求艺术的苦心是人世罕见的!

世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黑格尔语)。

每当清早我从他后院子的走廊上走过,看到徐初泽在给他八十岁的老父亲做全身按摩时,我在想,世间男子当以徐初泽为楷模,孝心自可嘉矣!

听说他的父亲在江西老家患有严重的腿疾,是他的双手长时间的为老父亲按摩而使得八十岁的老人行动又恢复了自由的行走!这是多大的功德与毅力啊!

徐初泽在陶瓷艺术的独特制作能如此成功,一半靠智慧,还有一半靠的是他可感动天地的仁孝与不同寻常的毅力!有道是山川之精英,每洩为至宝,乾坤之瑞气,恒结为奇珍。故玉足以庇嘉谷,珠可以御火灾。隐逸之士,漱石枕流,苦学仲淹,惟有断齑画粥。象徐初泽这种艺林隐匿高士所制的每一件作品,都是包含瑞气,携带吉祥的,为识者亿金而不足贵,件件堪比新出之文物,比得上是对康乾盛世的巨礼。

每当我观摩着他那些精美绝伦的悬浮瓷艺器时,我的心里便像山涧清澈的溪流,总想去窥测徐初泽静似湖泊和宽似大海的胸襟,以及他气若幽兰却少有人知的人品和艺品。(注:文中图片均为徐初泽悬雕瓷画)


徐初泽,笔名梵朴。1968年生,江西余干人。陶瓷艺术家,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协高级会员,悬雕瓷画艺术创始人,北京工艺美术专家联谊会理事,《盛世收藏》电视栏目学术顾问,中国乡土艺术协会陶瓷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陶瓷艺术发展基金理事,中国人才研究会书画人才专业委员会理事。作品曾被周恩来纪念馆、刘少奇纪念馆、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华民俗珍品博物馆等收藏。

更多>>艺术资讯